2006年1月19日 星期四

不知從何時開始,作弊已經是正確的行為?

還得大三的時候,某天去台中補習的火車上,聽到了這樣的對話,內容大概如下:甲前幾天考XX科目,找乙幫忙,看能不能考試的時候罩他一下,結果乙拒絕了,反倒是甲義正言詞的說,不想給他看就說一聲阿,幹嘛結屎面給他看!(講這話的人還是跟我同系同期的學生,不過我不認識就是了)當他講完這段話時,我可以看見火車上那些人的眼光都集中了過來。

究竟從哪時候開始,作弊已經變的那麼天經地義了,好像監考的人不給考生作弊是錯誤的行為。是我老了嗎?已經不懂現在新新人類的想法,那些來跟老師或是助教抱怨班上作弊太多的人就叫做抓耙子!?私底下開開玩笑也就算了,畢竟攸關自己的權益,自己埋首苦讀,結果分數比那些作弊的低分,那種感受是很幹的。不過我也不會去跟老師或是助教抱怨作弊的人太多,做好自己的本分就是了,雖然這樣的做法有點消極。

今天去監考的時候,由於作弊的人實在是太多,全班45個,想作弊的大概有20個人跑不掉,也許有人會問,你怎麼確定他們想作弊呢?有監考過的人都會知道,想作弊的人絕對會不時的偷瞄監考人員在哪,如果視線剛好和他相對,他會趕快逃開,這應該就是所謂的心虛吧(也是有不會心虛的人,那種人差不多是沒救了)!就像是在偷看漂亮美眉一樣,如果他視線對過來,我肯定也會逃掉,畢竟是偷看的嘛!

對我來說,構成作弊的條件是這樣子的,就是他作弊行為已經完成,小抄已經拿出來抄,或是轉頭抄隔壁同學的,那種把小抄放在抽屜還沒被我看見拿出來抄的,我一率不會去點他們;作弊就算了,我只要盯緊一點,考生也沒啥機會拿出來抄,但是今天竟然會出現有人想代考的情況,代考這行為就嚴重了,而且代考還很光明正大走過來跟我說他想考試,因為他記錯時間,好吧,因為我不認得這個人,所以只好問問班上的同學有沒有人認識她,確認一下是不是修這堂課的學生,結果沒人敢站出來說是,不過說不認識的倒是很多人,然後有同學問那位想代考的人:老師叫什麼名字?他竟然回答:許XX.....彎老師姓程阿!不是姓許!代考最基本的工課都沒有做,就敢走進來代考,我想他也是天下第一人了,而且我第一時間就覺得他應該是想代考,因為進來的時候一點也不慌張,還會跟坐在最後面那位想抄又被我盯的同學講悄悄話,然後才走過來想拿考卷去寫,是怎樣,當我瞎了嗎?看也知道你想幫那位同學代考,要是真的代考成功,那我還活不活,最好是代考的人和本尊在同一間教室啦!點人數數考卷就全部穿幫了,真不知道在想什麼,而且拒絕讓他考試之後,還會站在教室後面瞪我.......什麼世界阿,好像都是我不對,就算我今天錯怪你,你也該拿出你的證據來證明自己是有修這一堂課的人,老師的名字都講錯,我就不相信你真的是修這堂課的,要是真的在扯一點,真的不知道老師名字,沒關係,請等等考完或是隔天拿學生證來找我,如果是我錯怪你沒有讓你考試,我會讓你補考,分數照算並且跟你道歉。

難道這樣也是錯了嗎?好像怎麼做總是有人會不滿意!?
無奈還是無奈,繼續改考卷去.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