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3月12日 星期四

狗嘴吐不出象牙,毛囊長不出頭髮

台灣在經典賽輸球已經過了幾天,多明尼加也連兩場敗給荷蘭而遭到提前出局的命運,不知道多明尼加的酸民、媒體是不是也是瘋狂的酸陣容異常豪華(Ortiz的年薪應該可以打死台灣全隊的年薪吧 XD)的多明尼加代表隊呢?(笑)

不過這兩天酸民又找到另一個可以酸球員的點,那就是球員於比賽其間私自外出用餐,酸民更說出了:「是去比賽還是去觀光的阿!」來諷刺球員不夠專心。而前幾次被林增祥Call In嗆爆的衝車將軍,更是「見笑轉生氣」,決定對林增祥提告,求償新台幣五百萬元,要捐出來推廣棒球運動。果然是狗嘴吐不出象牙,毛囊長不出頭髮阿,一抓到機會就開始做秀了。

以下轉貼兩則新聞,我相信這兩個人物份量應該都是夠的,一位是卡神,一個是曾雅妮。

以下文章轉貼自壹蘋果網路
這面國旗 不值得你們背(楊蕙如)

世界棒球經典賽WBC,中華棒球代表隊連續兵敗給韓國及中國隊,成為另類的世界第一,世界經典賽最快被淘汰的國家代表隊。首日先以0:9被完封的比數慘輸給過去還能勢均力敵的世仇南韓隊,還一度差點被提前結束比賽。隔天再度於奧運棒球賽後,被中國從頭領先到尾,1:4被擊敗。而中國棒球隊,幾年前,也只不過是被台灣球迷認知為拿來練沙包的熱身對象而已阿。

隔天,台灣網球隊,在高雄舉辦的台維斯盃中印大戰中,遭到印度代表隊以2:3擊敗。亞洲男子單打第一的盧彥勳,雖然在第一天的賽事中拿下一點,在第四點的單打比賽中忍著身體的不適力戰仍敗給印度。
他在沒有條件飛回台灣代表國家出賽的情況下,卻和陳迪一起被網球教練翁子婷在部落格上公開點名批判,指稱選手以應付與無奈的情況下出賽,甚至以「羞辱」一辭來形容這些近乎無償背著國旗出賽的選手。
這樣令人痛心的案例,在最近已經不是少數個案。我們的撞球神童吳珈慶因為撞協的封殺,以及新加坡提供數倍於台灣的優渥待遇,最後忍痛轉檯成為新加坡的代表選手。就算像是曾雅妮這樣世界女子高爾夫排名世界第二的頂尖球員,因為有著相較於其他台灣運動員較高的獎金收入,而還能撐著她背後所代表的國籍。但是這背後的誘惑有多大?她只要願意成為其他國家的選手,每年至少可以多五千萬台幣以上的收入,而我們台灣給了她什麼?連多點掌聲鼓勵也沒有。

選手奮鬥為國發聲
也許球迷不知道,不只新加坡,其他國家包括日本、韓國、中國在內,對我國這些優秀選手早就虎視眈眈。他們只要點一個頭,不但有贊助商和贊助收入,國家補助食宿機票,比賽有額外補助的出場費,甚至教練、防護員、陪練員、營養師等等團隊都會替你籌備完全。他們可以拿不被打壓的國家的護照,不用擔心國旗比賽比到一半被撤掉,還要在比賽之餘跑去跟主辦單位或是轉播單位抗議吵架。可是在忍無可忍前,其實你們可曾聽過他們抱怨了什麼?
每次兵敗就是罵,除了謾罵之外,誰又真正檢討到了根本的問題,誰又真正給了那些選手什麼保障承諾?我們的政府,除了「震怒」之外,可以做什麼?
我希望自己是一個愛國的人,我和朋友一起也拿著國旗到世界各地替這些代表台灣的選手加油。但是如果是我,我可以在考量運動選手也許不到十年的運動生涯之餘,去抗拒每年多幾百幾千萬的額外收入嗎?我可以忍耐自己冒著職業生涯結束的風險,去力戰敵國以後,只要沒有勝利就被人批判羞辱的痛苦嗎?我可以忍耐受傷後長期復健,卻被人看輕,被政府遺忘,被球迷忽視的悲哀,卻義無反顧的繼續為國出賽嗎?
作為一個台灣人,我很幸運的明白,也許台灣主流媒體沒有非常注意,台灣不只有棒球,還有很多其他在世界體壇發光的運動。也許政府官員從不在乎,但是我們的的確確有很多優秀的年輕選手,留著汗背著我們的國旗,告訴世界他們來自這個國家。對此,知情的人都充滿感激。
但作為一個球迷,做為他們的朋友,我多麼希望,如果政府不重視體育,如果球迷不珍惜,如果台灣人不知道感激。那你們走吧,去其他國家,多賺點錢,去好好規劃你們的下半生。但作為台灣的運動員,這面國旗,這麼沉重的壓力,不值得你們去背。

作者為電影製作人、台灣維新基金會董事
楊蕙如

什麼?你說卡神有政治色彩,講的話不可信,那請繼續往下看,曾雅妮給媒體的一封信。
以下文章轉貼自奇摩新聞
世界第二、旅美女將曾雅妮給媒體的一封信

敬愛的各位媒體先進們:您們好!我是曾雅妮,剛參加完泰國女子及新加坡公開賽返台。看到今天的新聞,我覺得非常的痛心和難過。

痛心的是我國棒球隊參加世界經典賽,輸給韓國、中國被淘汰出局,行政院劉院長震怒,要求體委會振興棒球、籃球和撞球。八年前,陳總統不也信誓旦旦的承諾要振興足球嗎?投入多少經費?結果呢?我們的政府是頭痛醫頭,腳痛醫腳,而且還沒把病醫好;請問政府還要投入多少經費來振興這三項運動?難道是因為媒體報導。「國人抗議」政府就出面來滅火!事過境遷,船過水無痕;沒提到的運動項目就不需要振興嗎?高爾夫已經在世界嶄露頭角為台灣發光,政府卻毫不重視,還談什麼振興呢?

傷心的是我在泰國、新加坡參加比賽時,無論泰國、新加坡、甚至中國等國家在國際上沒有一位出色的女子選手,但他們仍然為了推動高爾夫運動而舉辦世界級的女子公開賽。反觀我們台灣好不容易培養出一批世界級的精英女子選手,在全世界各地單打獨鬥努力的為台灣闖出名號。

去年底我們非常難得爭取到舉辦2009年台灣LPGA女子公開賽的賽事權利,我返台後在12月8日於立法院舉行的記者會中,呼籲政府爭取主辦2009年台灣LPGA女子公開賽,今年1月19日在美國時還寫了E-mail到馬總統的信箱,卻完全沒有獲得任何回覆,充份顯示政府對高爾夫運動的漠視。

最近在雅虎新聞上看到了今年七月份將在高雄所舉辦的世界運動會,因高雄市政府浮報經費而被體委會砍了近達兩億五仟多萬元;而舉辦像「台灣LPGA女子公開賽」這樣能讓台灣向世界發光的比賽,總經費不到兩億元,政府卻毫無回應棄之不理!

最近看到協會為準備亞運經費短缺而著急,也看到潘政琮、陳彥寧、洪健堯、劉臻霖等青少年好手們紛紛到美國尋找發展,我真為我們青少年高爾夫運動擔憂。他們會不會是下一個高爾夫運動出走的吳珈慶!?最後我衷心的期盼全國媒體、民意代表、廣大社會大眾一起向政府施壓,來挽救已有成效的高爾夫運動,不要像棒球一樣使高爾夫淪為第二個亡球的運動項目。

敬頌時祺

曾雅妮 敬上98年3月10日